暖爱 - 亚游集团官网
欢迎访问亚游集团官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暖爱

时间: 2019-04-12 | 作者:问 | 来源: 亚游集团官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“厉赫城,请你给我一点时间,我有事……”

  “住口!”淡漠的男声,像是划过脖颈的刀刃,冰寒危险。

  “是谁给你的胆子,让你出现在我面前?还敢叫我的名字?”

  苏络显然是吓到了,冻得通红的脸上,血色以可见的速度褪去,只剩透明的惨白。

  她发紫的唇还保持着微张的姿势,像是一口气堵在那里,进不来,也出不去。

  果然啊,他还在记仇。

  苏络垂眸,遮盖住眼底闪过的那一抹刺痛……

  时隔两年,她没想到再次见到厉赫城,骨子里还是忍不住颤栗,那是挥之不去的恐惧。

  除了这个男人身上一贯高冷疏离的气势,更重要的是,这是唯一差点和她睡过的男人。

  那是她两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,

  如果不是有不得不来找他的理由,她想,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。

  一阵寒风吹来,让本来就低沉窒闷的气氛更加凛冽森寒。

  苏络下意识缩了缩脖子,手里捏着的企划书,指尖颤了颤,像是豁出去一般,她继续开了口:“厉……”想到他不愿意她叫她名字,她改了口:“厉学长,我来找你,是有事……”

  很显然,他对她的事,不感兴趣。

  或者说,他对她这个人,也是从心底厌恶。

  浑身裹挟着索命阎王般的寒气,厉赫城转身,摁了门边的密码锁。

  大门打开,他像是一步也不想停留,快步地走了进去。

  等到苏络再次抬起头,转身看到的,依旧是两年前那道寒冷之极的背影。

  她,失败了。

  看来,她还是低估了自己的勇气。

  无论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,面对这个高高在上如暗黑帝王的男人,别说好好和他说话,就算要开口,仿佛都要耗光她全身的力气。

  低垂着头,苏络深吸一口气,像是劫后余生,只能暂时离开。

  ……

  回到别墅的厉赫城,第一时间上了楼,进了书房,打开电脑,调出大门口的监控。

  屏幕里,女孩依然和两年前一样,清丽可人,一双水亮的大眼睛,熠熠生辉,像是承载了最暖的光和热。

  可就是这样的光和热,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他。

  所以他亲手埋葬了和她一切的可能,断了念想。

  没想到的是,还能再次遇见……

  女孩惦着脚,不停地朝别墅这边张望,确定他不会再次出现,漂亮的脸上写满了落寞和颓败,然后转身,缓缓地沿着干净宽阔的路面离开。

  昏黄的灯光,把她孤寂的影子,拉得越来越长,越来越细,也把厉赫城眼底的那一抹柔和变得凝滞。

  过了一会儿,屏幕里又恢复了秋夜的安静,一片枯黄的梧桐叶,打着璇儿,飘落,发出轻微的声响。

  厉赫城这才动了动有些发僵的手指,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组常用的电话号码。

  电话几乎在打通的一瞬间就被人接通,是送他回家的助手严谨之:“厉总?”

  “跟在她后面,确保她安全到家。”

  就算厉总什么也不说,严谨之也知道这个她,说的就是在别墅门口等的苏小姐。

  “好的,厉总。”

  苏络的出现,就像深若千尺的寒潭中,扔进一枚拇指头大的小石头,只是在水面激起一圈圈的涟漪,一夜过后,厉赫城又恢复了深不可测的平静。

  他像往常一样,早上六点半起床,晨练,冲澡。

  七点钟准时吃早餐,听完财经新闻,又看了手机上严谨之发来的一天行程,这才换好搭配得一丝不苟的西装套装,去车库开车出门。

  只是车子刚开出大门,一个人影忽然冲了出来,厉赫城反应迅速,立马打方向盘,紧急刹车。

  惊魂未定中,左边的车窗,传来咚咚的敲击声。

  厉赫城蹙了蹙眉,余怒未消地按下了车窗,只是车窗刚落下一半,他就紧急停住。

  是昨晚去而复返的苏络。

  “厉学长,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找你,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?”

  不知道天冷,还是苏络跑得太急,女孩的声音中明显带着轻颤。

  厉赫城捏着方向盘的手渐渐地收紧,重要的事?

  什么事连命都不要了?

  眉心蹙得越发的深……

  好不容易等到厉赫城出门,苏络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,忙低头去拿早就准备好的企划书:“厉学长……”

  可她刚喊了一声,就被男人冷漠不耐烦的声音打断:“保卫处?”

  “我看你们是太闲了,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敢放到我家门口。”

  “别废话,过来处理!”

  厉赫城铁青着脸说完,车窗黑冷地关上,然后车子像是离弦的箭,冲了出去。

  至始至终,厉赫城别说给她一点时间,就是一个多余的眼神也没给。

  苏络愣愣地站在原地,直到一阵冷风吹来,她才惊觉右小腿有些疼,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:“嘶——”

  ……

  厉氏,总裁办公室。

  厉赫城刚一到,助理严瑾之就闻到一股肃杀之气。

  严瑾之立马警铃大作,把这两天经手的文件统统想了两遍,确认没有出现任何纰漏纰漏,这才稍微放心一点。

  “昨晚你把她送回到了家?”一直看着电脑屏幕的厉总,沉声开了口。

  她?

  严谨之反应了几秒,这才意识到厉总嘴里的“她”是谁。

  “是的厉总,我跟在苏小姐的车后,确认出租车停在了苏家的门口,我才离开的。”

  厉赫城眯眼,视线定格在文件上的一排数据上,久久没有移向下一排。

  看来是她回去之后,又返回了别墅门口等。

  如今已经入冬,夜里温度那么低,所以说,那个蠢女人是在门口守了一夜?

  这么一想,厉赫城胸口仿佛堵着一口闷气,让他闷得厉害。

  “中止和凌风物业的合作。”

  “凌风物业?不是厉总你小区的物业吗?”严瑾之纳闷,不明白一向风评不错的凌风物业,怎么得罪了厉总?

  “把Ms的安保人员集体撤换。”

  “啊?”严谨之更惊愕。

  Ms,厉总的别墅,那里的安保人员可是当初他千挑万选的啊,两年来几乎零差错。

  “有问题?”

  接收到自家厉总寒光利刃般的眸光,严谨之哪里还敢质疑?

  “没问题厉总,我这就去办。”

  ……

  医院。

  苏络从医务室里出来,已经接近中午。

  她的右小腿受了点皮外伤,已经包扎完毕。

  苏络去医院收费处缴费,结果收费的大姐告诉她,已经有人缴过了。

  苏络想了想,大概是送她来的那些安保人员付的,费用不是很高,回头她再去Ms,再把钱还给他们。

  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,苏络这才想起来,自己还没吃早饭。

  医院的对面有各种卖吃的店铺,苏络买了小笼包和豆浆,折腾了一夜,她也有些乏了,于是坐车回了学校。

  她不知道的是,从医院到学校,身后一直有一辆黑色的车跟着,直到看到她安全进入锦大的校门才离去。

  国庆七天的假期还没过,舍友都还没回,苏络吃完东西,漱了口,然后就把自己仍在床上,沉沉地睡去。

  迷迷糊糊中,仿佛有电话打进来,苏络闭着眼睛摸到手机,光瞥了一眼来电的人,瞬间她所有的困意都烟消云散。

  来电的不是别人,是她的父亲,苏华彬。

  “……爸爸。”很显然,这个父女本该的称呼,在苏络喊来,有些拗口。

  十岁那年,父母离异,苏络跟着母亲去了珠城生活。

  这八年来,父亲再娶,继母未育,很多次父亲都来珠城,想要把她接回苏家生活。

  苏络不愿意,她不能阻止父母离婚,但可以选择和母亲生活。

  可就在两个月前,她失去了选择的权利。

  母亲病重,光器官移植的费用就得150万,对于刚上大学的苏络来说,投靠父亲,是解决母亲医疗费唯一的办法。

  “见到厉赫城了吗?”苏父平稳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期待。

  “见到了。”苏络如实回答。

  “那他同意合作了吗?”

  “暂时还没有谈好。”苏络想了一下,给了一个自认为很合适的回答。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苏父顿了片刻,像是安慰:“那没事,反正这个合作案恬恬也在努力,你那里不行也不要太大的压力。”

  苏恬恬,继母从娘家过继来的女儿,比苏络小一岁。

  对于这个亲手栽培的女儿,就算没有血缘关系,多年的生活,也让父亲对苏恬恬信任有加。

  当然让她不要太大压力,自始至终,父亲都没相信过,她能拿到厉氏的合作案。

  就像,他不想出钱为母亲治病。

  沉默再三,苏络还是想努力一下,开口道:“爸爸,你能不能先给我一笔钱,让我把妈妈术前的治疗费用交了?”

  “不行啊络络,你也知道公司的情况,这大半年来,所有的资金都用在新项目的竞标案上了,要是拿不到厉氏的投资,公司很有可能破产,更拿不出多余的钱给你母亲治病。”

  苏华彬再没钱,也从来不会少了苏恬恬母女的开销,前两天,光于阮沁在拍卖行买的古董戒指,就花了将近三百万。

  面对父亲凉薄的借口,苏络不想多说,只是笃定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拿到合作案,到时候还希望爸爸不要食言,给我妈妈治疗的费用。”

  ……

  接下来的好几天,苏络都在想尽办法接近厉赫城。

  可是Ms那边的安保人员换了陌生的面孔,除了她不知道把医药费还给谁,就连那些人说话的语气,都透着戒备的小心。

  “小姐!请不要靠近!”

  “小姐!你逗留的时间太长,请离开!”

  ……

  家里这样,公司那边也同样是这样。

  一听到是苏络,门口大厅的前台小姐毫不客气地就回绝了。

  “对不起苏小姐,厉总不见你。”

  这样的情况,苏络自然见不到厉赫城,唯一一次近距离的接触,都是厉赫城在公司高层的众星拱月下朝公司里面走,那样的场面,别说靠近厉赫城了,还没等她上前,早就被黑压压的人群挤到边外。

  医院那边来了好几次电话,都是催交费用的,苏络急得不行,正当她以为没机会的时候,一个人的来电,让她看到了希望。

  打电话的是厉赫城的爷爷,厉老先生。

  厉赫城七岁那年,因为家里的变故,被老宅的爷爷接走了,恰好的是,苏家老宅就在苏络母女的同一条街上。

  厉老先生喜欢小孩,更喜欢长相甜美,嘴更甜的苏络。

  打电话来,也是想拜托她一件事。

  厉爷爷算是长辈,要见长辈,苏络自然不能空着手去。

  买了些营养品和水果,下午四点,苏络就回到了之前和母亲住的城市——珠城。

  苏家老宅算是珠城里数一数二的豪门贵府,建筑占地面积大,且都是古色古香的四合院。

  小时候,她没少和伙伴们去厉宅,一方面是喜欢听厉爷爷讲各种各样的故事,还有就是馋厉奶奶做的各种点心。

  苏络到的时候,整个厉宅的大门是敞着的,她走进去,穿过幽静典雅的长廊,就到了老宅的正厅。

  正厅外面是偌大的院子,院子还是和以前一样,头顶垂着枝条遒劲的金银花藤。

  金银花藤下总是挂着各种各样的鸟笼子,厉爷爷还是和以前一样,没事的时候总是亲自照顾这些鸟。

  “厉爷爷好。”苏络出声打招呼。

  “是小络啊,快进来!”厉爷爷慈祥地招着手,眼尖地发现苏络手上提着的礼品盒,顿时又怨怪起来:“哎呦,来就来嘛,买什么东西,真跟爷爷客气!”

  话是这么说,却还是亲自过来接过礼品盒,然后宝贝似的提到客厅里去。

  苏络坐了一会儿,厉爷爷就让人上茶点水果,苏络以前是这里的常客,厉爷爷也喜欢她,就和她聊了聊她的近况。

  苏络如实回答,说大学生活感觉还不错。

  厉爷爷又问了苏络母亲的情况,苏络微笑说都准备好了,只等手术。

  又是闲聊了会儿,厉爷爷终于说到了正题。

  他神秘兮兮地拿出很多照片,一一铺在客厅的茶几上,笑着问:“怎么样?你觉得那个适合阿城?”

  ……

  厉赫城开车到老宅的时候,已经晚上九点。

  他刚一散会,就收到爷爷的电话,说是奶奶的病情又加重了。

  从小就和爷爷奶奶感情好的厉赫城,几乎是想也不想,直接去地下室开车,回了珠城。

  刚下车,就见到出来迎接的老管家龚叔。

  “少爷,您回来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厉赫城清冷淡漠地回了一声,还是不太放心,又矜贵地问了一句:“奶奶怎么样了?”

  龚叔躬身,忐忑回道:“老夫人不在家,说是过两天才能出院。”

  “不在家?”厉赫城深邃的眸光中闪过一抹狐疑,爷爷不是说奶奶病重,让他速回老宅吗?

  既然不在家,为什么让他回这里?

  寂静的夜里,除了院子里啾啾的鸟叫声,还有就是客厅里不时传来的爽朗大笑声。

  这样开心的笑声,哪里是“奶奶病情加重”的氛围?

  意识到被骗的厉赫城,蹙了蹙眉,收起钥匙,迈着长腿,沉沉地朝客厅走去。

  到了客厅,厉赫城动了动唇,刚想叫一声“爷爷”,话到嘴边,视线一下就落在沙发里坐着的苏络身上,话也就变成了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厉老爷子回过身,脸上的笑一收,半真半假地呵斥道:“臭小子!你这是问的什么话?小络是我的客人,当然在这里!”

  苏络在听到厉赫城声音的一瞬间,捏着照片的指尖,就不由自主地一颤。

  从他不满的口气里,她知道,他是不欢迎她的。

  想到两次在Ms见到他,他都毫不客气地离开,或者让安保人员让她出去,苏络的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,生怕厉爷爷的面子不够大,厉赫城依然会把她扔出去。

  忐忑了一会儿,苏络这才发现,原来是她想多了。

  厉爷爷吼完厉赫城后,厉赫城就不再说一句话,而是冷着一张脸,脱下外套,放在沙发的椅背上,然后长腿一迈,坐下。

  至始至终,她都像是空气。

  她为什么在老宅,他丝毫不关心。

  佣人上茶,上点心,果盘。

  已经吃了不少的苏络,依然被厉爷爷热情地招呼:“小络,别光顾着吃糖果,来点水果,这有红芯的火龙果,刚下来的草莓,还有芒果,梨,我记得都是你爱吃的……”

  听到“你爱吃”的三个字,厉赫城蹙着的眉心一拧。

  到底谁才是爷爷的亲孙子?

  他可是最不喜欢吃这些甜腻腻的东西。

  丝毫没发现厉赫城吃醋的苏络,乖巧地回了一句:“谢谢厉爷爷,不要让人准备了,我已经吃的够多了。”

  “水果而已,吃再多也不怕长胖,不要跟厉爷爷客气。”

  听了这话,本来浏览手机屏幕上财经新闻的厉赫城,眼角的余光一下就落到女孩身上……

  似乎她这样细胳膊细腿的矮个子,就算吃得再多,也没办法长肉吧。

  不过……

  她果露在外的肌肤,水嫩白皙,倒是挺像盘子里剥皮的梨,水润漆黑的大眼睛是黑提,潋滟小巧的红唇……

  厉赫城的视线又瞥到果盘里洗得发亮的草莓,顿时,他把自己吓了一跳!

  他,在想什么!

  忙收回视线,继续看那些别人看来很晦涩难懂的数据。

  可看了半天,以前都一目十行的他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看起来相当的吃力。

  鲜嫩多汁的水果,本来是苏络的最爱,但一看到那尊冷飕飕的冰雕,她哪里还有什么胃口?•

  一心想着,怎么样才能把厉爷爷支开,和厉赫城单独谈谈?

  厉老爷子曾是商场老手,哪里闻不出气氛的不对劲儿?

  小络这丫头,在这小子来之前,都落落大方地和他聊,如今如坐针毡,小心翼翼……

  该不会是这臭小子欺负小络吧?

  “我说臭小子,小络可是你小时候最好的玩伴,好不容易见一次面,你能不能放下你那破玩意,好好陪人聊聊?”厉老爷子终于忍不住。

  厉赫城依然视线不离手机,淡然回了一句:“还有其他的事?”

  言下之意,把他骗回来,没其他事,他就要走了。

  至于什么小时候的玩伴,他没兴趣。

  厉老爷子眉毛直跳:“你是国家总统吗?能有多忙?人家小络是我请来帮你的,你不领情不说,还在那里不理不睬,你是不是要把我这个老骨头气死?”

  “帮忙?”厉赫城抓住爷爷话中的重点,眸光略为不屑地瞥了苏络一眼,里面的含义不言而喻。

  这女人能帮什么忙?

  “看!这是爷爷给你挑的相亲对象,小络也看过了,她也觉得这个女孩行,回头我就安排你们见面!”

  厉老爷子拿出相册,宝贝似的抽出一张,拍到厉赫城的面前。

  厉赫城倒是没看茶几上的照片一眼,而是眯起眼睛,危险地看向了苏络的方向,脑子里全是爷爷那句话“她觉得这个女还行”……

  她觉得行,他就要见面吗?

  她是他的谁,凭什么替他做决定?

  厉赫城的呼吸逐渐加重,每呼出一口气,里面仿佛夹带的都是猩红的火气。

  厉老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提起相亲的事了,对于臭小子的抗拒,显然也习惯。

  装作看不见他越来越黑的脸,继续道:“你先别拒绝嘛,你看看这个女孩子的模样,然后我们再约个时间吃饭,你们再好好的了解一下,要真不合适爷爷也不会勉强。你也知道,你奶奶现在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早点抱上曾孙,看你整天忙工作,周围全是清一色的老爷们儿,要是爷爷再不替你张罗,恐怕你奶奶就真的等不到了……”

  “好。”

  厉老爷子苦口婆心的话,倏然被厉赫城清冷低沉的声音打断。

  厉老爷子张着嘴,眨眨眼,确定刚才不是幻听,这才惊喜出声:“真的!臭小子你没骗我,你真的答应相亲!”

  厉赫城收回恨不得把苏络千刀万剐的目光,垂了垂矜贵的眼皮,不清不淡道:“既然是苏小姐的一番苦心,我怎么也得给这个面子。”

  苏小姐?

  听到这个称呼,苏络本能的汗毛竖起来。

  印象当中,厉赫城叫过她“络络”,“苏络”,“馋丫头”,“小不点”……

  可从来没一个称呼是“苏小姐”。

  原来他们的距离,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远。

  可是,凭什么啊?

  明明两年前做错事的是他,为什么他比她还生气?还气这么久?

  “是不是,苏小姐?”厉赫城又问了一句,加重了“苏小姐”几个字眼。

  苏络被问得浑身一颤,她本来就怕他,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,苏络有种下一秒就要逃跑的冲动。

  厉老爷子见苏络脸色更白,顿时就不高兴了:“臭小子,你阴阳怪气地吓唬小络做什么?还苏小姐,小时候你可不是这么叫的,告诉你兔崽子,你敢欺负小络,我保证不打断你的腿!”

  见厉老爷子发火了,苏络生怕两人的关系因为她变得焦灼,忙站起来:“厉爷爷你别生气,学长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“刚一来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,我看这臭小子就是欠收拾!厉赫城,你给我说说,不是这个意思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  他叫苏络全名,爷爷也叫他全名……

  如果没记错的话,上一次叫他全名,爷爷伴随着就是一头拐杖敲下来。

  看爷爷吹胡子瞪眼,就算厉赫城有再大的火气,也怕把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,顿时烦躁地揉了揉眉心,默不作声了。

  见臭小子不做声了,厉老爷子得意地着对苏络:“小络,我们不怕他,他要敢欺负你,你告诉爷爷,爷爷替你揍他。”

  爷爷?

  到底你是谁的爷爷?

  听不下去的厉赫城,一下就站了起来,“明天还有早会,我先走了。”

  一看厉赫城要走,苏络觉得机会来了,当着厉爷爷的面,她不好谈合作的事情,可是一起出去了,那就有独处的空间了。

  再说现在厉爷爷因为她总生厉赫城的气,她也不想把两人关系搞得很僵。

  这么一想,苏络也站起来,笑着道:“厉爷爷,太晚了,我也该告辞了,明天我还要去医院。”

  “额……”既然小络都这么说了,厉老爷子也不好多做挽留,只好黑着脸,对正准备走的厉赫城道:“那啥,既然小络要走,你替我送送她,回头我再给你说相亲的事。”

  送?

  爷爷当他是什么,司机吗?

  刚要开口,一想到老爷子又要大义灭亲的模样,厉赫城顿时什么都不说了,只是寒气森森地朝门外走。

  苏络忙拿起沙发里的包包,转身对厉爷爷说“再见”,然后快步地跟上。

  厉老爷子站在客厅门口,笑脸盈盈地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去,直到看不到两人的背影,脸上的笑容都还未褪去。

  身后,出现了管家龚叔的身影。“老爷,你相中的林美瑜小姐,准备什么时候约出来和少爷相亲?”

  “我看你是老糊涂了,没看到阿城的心在小络身上吗?我要真约别的女孩,恐怕他要恨死我这把老骨头了。”

  管家满头黑线:“可我看苏小姐好像不怎么喜欢少爷。”

  “哎……”厉老爷子惆怅的叹了一口气:“谁说不是呢?人家说近水楼台先得月,你说这臭小子怎么一点都不像我,想想小络,和他几乎是一起长大的,怎么就没把人哄住呢?”

  “所以老爷让少爷相亲是假,给他们制造机会是真?”

  “不然你以为呢?小络的母亲如今病了,小络一个人无依无靠,正是需要人关心的时候,我怕我要再不给那臭小子制造机会,机会就被别人抢了。你也知道,小络是我和怡妹同时看重的孙媳人选,怡妹的日子不多了,这个心愿,我怎么也要帮她完成。”

文章标题: 暖爱
文章地址: /article-95-214120-0.html
文章标签:

[暖爱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